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论坚定价值观自信

2021年11月29日 19:06  点击:[]

刘水静(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北武汉430072

[摘要]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坚定的价值观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据以挺立的根本支撑。立足当代中国培育坚定的价值观自信,要准确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依据,深入揭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历史底蕴,生动呈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实基础,雄辩阐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义力量。

[关键词]价值观自信;科学依据;历史底蕴;现实基础;道义力量

[中图分类号]G64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09-2528202108-069-006

20145月,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向广大青年畅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践行问题时深刻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而这‘三个自信’需要我们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定作支撑。”[1](P171-172)“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定”,即是习近平所强调的“价值观自信”。[1](P164)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坚定的价值观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据以挺立的根本支撑。讲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的理论依据、深厚的历史底蕴、牢固的现实基础、强大的道义力量,是立足当代中国培育坚定价值观自信的重要着力点。

一、准确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依据

坚定当代国人的价值观自信,首先要讲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依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属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范畴,体现社会主义的根本价值取向。因此其必然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根本指导。马克思主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牢不可破的理论支撑,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据以形成发展的根本依循。

首先,马克思主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深厚的理论支撑。马克思主义对人们价值观念的形成发展机制进行了科学阐释,为我们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立了正确的理论指引。马克思主义认为,价值观作为一种社会意识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人们的想象、思维、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行动的直接产物。”[2](P524)也就是说,包括物质资料生产方式等在内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价值观念的产生及其变化发展。这就科学揭示了价值观的形成依据。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价值追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物质生产实践在观念的上层建筑中的反映。同时,马克思主义也充分肯定社会意识的能动作用,认为价值观念具有相对独立性和能动反作用,可以超越社会存在,规范社会实践,为社会发展提供积极指引。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党和国家积极培育和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更好引领和服务于国家发展、社会进步、人民幸福。如习近平指出:“培育和弘扬核心价值观,有效整合社会意识,是社会系统得以正常运转、社会秩序得以有效维护的重要途径,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1](P163)因此可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形成与发展,遵循并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其次,马克思主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弘扬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论指导。“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3](P691)习近平亦曾指出:“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来研究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留给我们的传家宝。”[4]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仅是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取得成功的重要法宝,也是我们培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本方法指引。如唯物辩证法认为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所谓联系的普遍性指事物之间以及构成事物的诸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在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践中注重用联系的观点看问题。即一方面要看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是孤立存在的,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是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因此在提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要积极主动地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革命文化中汲取营养。另一方面还要看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个倡导”之间的内在关联,看到“三个倡导”将国家、社会、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彰显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区别于西方个人主义价值观的鲜明特征,彰显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性和优越性。

再次,马克思主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立了最高价值目标。马克思主义最初诞生于欧洲,后来发展成为世界普遍性的理论,两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马克思主义学说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马克思主义何以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习近平深刻指出:“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跨越国度、跨越时代的影响力,就是因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的人间正道。”[5]可见,马克思主义的持久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在于它始终坚守人民的价值立场、始终以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终极价值追求,致力构建“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6](P53)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立场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最高价值导向,人民立场也因此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终价值旨归。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无论国家层面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还是社会层面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抑或公民个人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其最终价值目标都指向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福祉。这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能够为大多数人自觉接受、用以规范国家、社会和个人根本价值取向的重要原因。

最后,马克思主义不仅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理论基础、方法指导、价值导向,其所坚持的诸多价值理念和价值规范也成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直接内容来源。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凝炼及其表达,在根本上来自于马克思主义。如“富强”这一价值理念,本身就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对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看重和追求。马克思主义将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达、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视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前提条件,强调“当人们还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质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证的时候,人们就根本不能获得解放”。[2](P527)“富强”价值观如此,其他多项价值追求同样如此,它们都可以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中找到根本依据或直接来源。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深根植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之中,是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在当代中国的鲜明体现。

二、深入揭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历史底蕴

坚定当代国人的价值观自信,其次要讲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深厚历史底蕴。人类社会的演变是一个继承中有创新、延续中有发展的进步过程。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任何的思想、文化、价值观,都不可能是无源之水,都有其赖以产生的源泉和基础。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及其核心价值观,既彼此区别,又相互联系;既有传承,又有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间的源流一体关系,注定贯穿于三者之间的核心价值观亦一脉相沿,并沉淀为标识中华民族精神品格的“基因”和“血脉”。我们今天倡导的反映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根本价值理念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其无比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具有极其强大的生命力、吸引力和感召力,从而能够为中华文化的繁荣兴盛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有力的价值支撑。

其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和延续至今的文化基因,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源泉。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价值理念高度契合。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倡导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与中国古人历来追求的“民富国强,众安道泰”“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不学礼,无以立”“如乐之和,无所不谐”等价值追求息息相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层面倡导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不患寡而患不均”“上公正,则下易直矣”“国有常法,虽危不亡”等相为呼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个人层面倡导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与中国人民自古崇尚的“苟利国家,不求富贵”“敬业乐群”“言必信,行必果”“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等一脉相延。当然,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息息相通,并不是说两者在精神实质上是完全一致的。运用优秀传统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注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立足当代中国思想文化及价值观建设实际,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其二,近代以来的中国革命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体贯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仅植根于历史源远流长、内容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且还是对红色革命文化倡导的优秀价值理念的直接传承。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的革命、建设、改革伟业一脉相延,这就注定贯穿于革命、建设、改革实践的文化精神、价值观念息息相通。纵观中国近代史可以发现,反对帝国主义与封建压迫,追求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等,代表近代中国文化的基本价值取向,这种文化理念和价值追求最终汇入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民族的、科学的、人民大众的新文化”,[7](P1083)并在党领导的革命伟业中变成了现实。而今天我们所培育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继承了近代革命先烈对于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美好夙愿,继承了中国共产党人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正是在这一意义上,习近平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革命先烈的理想”。[1](P181)

其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为培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必备的文化支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一脉相延,记载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在建设家园的奋斗中开展的精神活动、进行的理性思维、创造的文化成果,孕育了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品格,培育了中国人民的崇高价值追求。这些崇高的思想和价值理念,随着时间推移和时代变迁而不断与时俱进,构成了今天中国人独特的精神世界和百姓日用而不觉的价值观,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同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不仅以无形的价值形态存在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还以有形的物质形态存在于当今社会之中,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长升华的文化环境。正是基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提供的这种支撑与环境,我们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够更好地深入人心,内化为全体社会成员普遍认同和接受的价值共识。

三、生动呈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实基础

坚定当代国人的价值观自信,还要讲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实基础。“价值观是人类在认识、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过程中产生与发挥作用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由于其自然条件和发展历程不同,产生和形成的核心价值观也各有特点。”[1](P171)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当代中国实践的价值表达、价值结晶,不仅扎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生动实践并随着这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丰富,而且与社会实践中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相适应从而能够积极引领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首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马克思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2](P501)不同社会形态下的价值观差异归根结底是社会实践的差异。从现实基础来看,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在价值观念中的真切反映。同时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涵也不断得到丰富和升华。如国家层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价值追求,本身就是我们党在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等实践领域所设定的发展目标。而且,这些价值目标的提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而逐渐丰富和完善的。比如我们原先强调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随着现代化建设实践的推进又逐步提出了和谐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等。这本身就体现着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深植根于不断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

其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当代中国社会坚实的物质基础为支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迅猛发展,综合国力显著提高,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优越性和强大生命力。于此背景下,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社会基础不断巩固,为人们进一步追求国家层面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追求社会层面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个人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提供了坚实基础,使得这些美好价值理念成为现实生活中可以触摸、感知的存在。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每向前发展一步,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变得更加具象的一步,都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弘扬提供着更加有利的物质条件和坚实基础,此为其一。其二,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及生态文明的不断发展,广大人民群众在实际享有日益丰富的改革发展成果同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认同度与日俱增。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所以能在今天散发出巨大的生机活力,彰显出强大的生命力、吸引力和感召力,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牢牢立足于社会生产力的充分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基础之上。

再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我们国家发展进程中所要解决的时代问题相适应。习近平曾经指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相契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进行的奋斗相结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需要解决的时代问题相适应。”[1](P171)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所以有着牢固的现实基础,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其始终着眼于解决我们党和国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实践中面临的具体问题,有着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能够反映时代呼声、回应时代问题、与时代同频共振。比如从国内角度看,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我国思想文化领域的价值观念也随之出现多元、多样、多变状况,甚至在一些领域出现不容忽视的道德失范现象。从国际角度看,伴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的逐步加深,西方国家凭借自己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优势,对我国大肆输出意识形态偏见、大搞价值渗透与“和平演变”。近年来某些西方国家更是极力宣传所谓的“普世价值”,企图以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为突破口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内外文化环境要求我们必须守牢意识形态阵地,巩固文化和意识形态安全,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健康发展。

最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当代中国实践发展提供正确价值指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价值结晶,而且是当代中国实践发展的价值指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是在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双向互动中,不断巩固自己的现实基础。习近平深刻指出:“我国是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56个民族的大国,确立反映全国各族人民共同认同的价值观‘最大公约数’,使全体人民同心同德、团结奋进,关乎国家前途命运,关乎人民幸福安康。”[1](P168)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迫切需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和指导。恩格斯曾经说过,“一个新的纲领毕竟总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而外界就根据它来判断这个党。”[8](P415)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这样一面旗帜,它在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的基础上,清晰地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基本特征和根本追求,进而引领社会思潮、凝聚社会共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指明前进方向、提供精神动力,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不断发展。

四、雄辩阐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义力量

一个思想理论、一套价值规范,其真理性和道义性往往相辅相成。没有真理性的支撑,再美好的道义主张也只能是空想而难切实际;离开了道义性的感召,真理的探索亦会失去蓬勃向上的生机与活力。真理的力量只有加上道义的力量,才能行之久远。坚定当代国人的价值观自信,亦要讲清楚我们今天所培育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具有深刻真理性的同时亦具有强大的道义力量。

第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义力量源自于其真实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是仅仅停留于纸面上的一些美好字眼,而是源自现实、反映现实、可以转化为现实的真切追求。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一直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为了实现国家发展、社会进步、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矢志不渝、砥砺奋进。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发展史,就是一部党团结带领人民克服艰难险阻引领中华民族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的峥嵘历史。当前,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意气风发的中国人民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美好追求一步步变成现实。我们可以自豪地宣布,当前的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把全体人民为之奋斗的价值理想、价值目标变为更加真切的现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真实性与西方资产阶级价值观的虚假性形成鲜明对比。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资产阶级民主同中世纪制度比较起来,在历史上是一大进步,但它始终是而且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能不是狭隘的、残缺不全的、虚伪的、骗人的民主,对富人是天堂,对被剥削者、对穷人是陷阱和骗局。”[9](P601)面对当前危及人们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新冠肺炎疫情,一些欧美国家宣扬所谓的“群体免疫”,这种以牺牲人民的生命和利益为代价的消极举措,深刻揭示了西方资产阶级倡导的所谓“自由”“平等”价值观与西方民众的尖锐对立,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对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剥削与压迫,揭示了其价值理念的虚假性。因此,当西方资产阶级政客和学者立足狭隘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践空谈所谓的“普世价值”时,我们在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引下,始终坚持价值观的历史性、民族性、时代性特点,始终坚持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凝炼当代国人的价值共识。这就有力确保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性品格。

第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义力量源自于其人民性。“历史活动是群众的活动,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2](P287)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政治立场和最鲜明的价值取向,就是始终站在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价值旨归。我们今天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和科学依据,牢牢坚持人民性。可以说,人民性体现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本特征、根本立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人民性主要表现于两个方面。一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源于人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从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中生发出来的,是对人民群众实践经验的总结,反映了当代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美好愿望和价值追求,是当代中国人民的最大价值“公约数”。二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服务于人民,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最高价值指向。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我们党长期坚守的基本价值理念,始终贯穿于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价值航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制定的价值目标、在社会层面提出的价值取向和在个人层面规定的价值准则,其最终指向即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相较于中国古代为封建君主服务的“三纲五常”的价值观以及资本主义社会为资本家利益服务的所谓“自由”“平等”的价值观,这种真正以人民为中心的先进的价值立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强大道义力量的又一重要来源。

第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义力量还源于其所具有的正义性。习近平强调,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体现了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吸收了世界文明有益成果,体现了时代精神”。[1](P169)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尽管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有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化特色,但它也同时包含着全人类的共同智慧,是具有国际视野、世界胸怀的价值规范。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反复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理念。这一理念以全人类的根本利益为依归,是旨在造福人类的正义主张。这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追求的文明、和谐、平等、正义、友善等原则根本相通,体现了中华文化自古倡导的“协和万邦”“天下大同”的价值追求,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历来怀持的国际主义胸怀和气度。如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我国发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援助时间最集中、涉及范围最广的紧急人道主义行动,为全球疫情防控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充分展示了讲信义、重情义、扬正义、守道义的大国形象,集中体现了中国人民和衷共济、爱好和平的道义担当。“抗疫斗争伟大实践再次证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具有的广泛感召力,是应对人类共同挑战、建设更加繁荣美好世界的人间正道。”[10]而以命运与共为重要内容的伟大抗疫精神,正是中国精神与中国价值正义性的最好证明,展现了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强大道义力量。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1[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习近平.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努力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J].求是,2010,(7.

[5]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8-05-052.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7]毛泽东选集,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9]列宁选集,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10]习近平.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20-09-092.

 

上一条:陕西师范大学宋宽锋教授应邀来我校作学术报告 下一条:中国共产党百年光辉历程的理路思考

关闭

宝鸡文理学院 周秦伦理文化与现代道德价值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