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沉浸式“大思政课”的价值意蕴及建构理路

2022年05月16日 09:58  点击:[]

许瑞芳 张宜萱 (华东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241)

[摘 要] 沉浸式“大思政课”在“大思政课”的基础上,既强调把“思政小课堂”融入“社 会大课堂”的思政课改革走向,又强调思政课身临其境的场景感、真实感和历史感,使思政 课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以场景感描绘“大背景”,以历史感构建“大格局”,以真实感勾勒“大课堂”,以提升思政课的吸引力与引导力。切实办好沉浸式“大思政课”,教育者要确立“大思政”的理念,打通思政课堂与社会生活之间的壁垒,激发教育对象在现场教学中的深度学习意识,聚力教育方式的多元整合与变革创新,优化“大思政课”实践教学环境的制度保障和资源供给。

[关键词]“大思政课”;沉浸式体验;改革创新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09-2528(2021)11-083-006 DOI:10.16580/j.sxlljydk.2021.11.015

作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关键课程,思政课的作用重大。2021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指出,“‘大思政课’我们要善用之,一定要跟现实结合起来”,[1] 为当前思政课的内涵式发展提供了重要遵循,为思政课的改革创新指明了方向。“大思政课”在弘扬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提高人民思想觉悟、道德水平进而提升全社会文明程度,在引导青少年正确塑造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增强“大思政课”的实效性与针对性,切实提升思政课改革的成效,充分调动学生的参与感和互动感,需要提升其沉浸度和吸引力。建党百年之际,在上海市组织的思政课教师集体教研和教学观摩活动的相关报道中,首次提到了沉浸式“大思政课”这一概念。沉浸式“大思政课”既强调把“思政小课堂”融入“社会大课堂”的思政课改革走向,又强调思政课身临其境的场景感、真实感和历史感,使思政课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增强学生在思政课中的投入度和专注度,不断提升其对思政课的好奇心、求知欲、认同感和获得感,更好满足学生成长成才的需求和期待。

一、沉浸式“大思政课”的概念内涵

厘清沉浸式“大思政课”的概念内涵,首先需要明晰“大思政课”的基本要义。

从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的“思想政治理论课要坚持在改进中加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满足学生成长发展需求和期待”,[2] 到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对思政课教师提出的“六个要”的要求和思政课改革创新应坚持的“八个相统一”原则,再到“大思政课”的建设理念,思政课的重要性被反复提及和强调,其课程定位和教学内容更需要与时俱进、因势而新,更需要紧扣时代脉搏、体现使命担当、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大思政课”的内涵一定要包括宏大的时代、鲜活的实践和生动的现实,“当我们能够自觉地将其中的教育元素挖掘出来、整合起来,运用于立德树人的过程之中时,鲜活的实践、生动的现实便会成为极具教育效力的‘大思政课’”。[3] 结合习近平的重要阐述及相关学者对这一概念的解读,“大思政课”可以界定为:立足“两个大局”,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凝聚一切育人资源,以中国社会作为其教育蓝本和素材,既把社会性教育资源“引进来”,又让学生“走出去”的教育教学实践活动。

沉浸式“大思政课”注重学生个体沉浸式的感受,即个体对某项活动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全身心投入该项活动的一种情绪体验或状态,进而在体验中获得充实感。在先进科技手段的支撑下,沉浸式体验发展为即时性、可控性、多感官、包裹性的体验系统。沉浸式“大思政课”既强调技术层面的沉浸感,也强调现实层面的沉浸感。从技术层面而言,沉浸式“大思政课”通过技术手段产生数字化的体验环境,使学生置身于虚拟现实场景之中,以实时互动的方式参与学习、体验交流,从而获得身临其境的感觉。沉浸式虚拟环境能够提升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的心流体验,促进学习者对科学知识的理解并提高其学习成绩。[4] 因此,沉浸式“大思政课”能够让学生以个性化的方式参与其中,激发其好奇心和想象力,对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有所感想、感悟和感动,提升其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适应的认知体验、价值信念和行为意愿。从现实层面而言,沉浸式“大思政课”的教学内容紧跟时代脉搏,将学生亲闻的社会热点和学生亲历的社会现实服务于课堂教学,将具有时效性的典型案例及时引入教材、引入资源库,能够以真实事件和真实经历增强思政课的沉浸感。

综上所述,沉浸式“大思政课”是在“大思政课”的基础上,融入了更为真实生动的现实素材,采用了更为新颖丰富的教学形式,运用了更为先进交互的技术手段,协调了更为综合系统的教学资源,全面调动学生的生理、心理感知经验,从而使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达到正向积极的心流体验状态,充分发挥学生在学习场景中的主体作用,以此增强思政课的沉浸性、参与性和互动性,引导学生将个人成才之“小我”融入社会发展之“大我”之中,培养作为未来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二、沉浸式“大思政课”的价值意蕴

沉浸式“大思政课”不仅借助现实案例设计场景教学,也依托技术手段进行历史教育,还从虚拟和现实两个维度开展实践教学,并作用于教育对象的多感官、全身心,不断拓宽着学生在思政课上的体验范围,激发学生的求知欲与探索欲,使思政课直击人心、扣人心弦。

1.以场景感描绘“大背景”

立足时代大背景讲好中国故事,是沉浸式“大思政课”的教学前提。一方面,沉浸式“大思政课”要结合“两个大局”。习近平指出:“当前形势下办好思政课,要放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中来看待,要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来对待。”[5] 从国际大局来看,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加剧着大变局的演进,单边主义盛行,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安全等格局都在发生着调整;从国内大局来看,我国经济正在实现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沉浸式“大思政课”的开展必须围绕时代主题,抓好现场教学的大好时机,回答好学生对于时代和社会的关切,引导学生将视野放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上。另一方面,沉浸式“大思政课”要结合中国实际。青少年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因此,沉浸式“大思政课”要把握好教育的关键时间点,利用课堂主渠道讲好“中国故事”。疫情阻击战、脱贫攻坚战、防汛救灾战等,无不体现着我国的道路优势、制度优势和理论优势。结合广大党员干部深入前线、身先士卒的案例,以真实故事塑造具有沉浸感的教学场景,让学生有身临其境之感,引导学生将感性体验上升为理性认识,懂得国家发展建设成就背后蕴藏的深刻的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懂得中国共产党坚持人民至上的执政理念,懂得党领导人民征服各种艰难险阻的百年历史,在回应和关切现实问题中用好理论武器。

2.以历史感建构“大格局”

沉浸式“大思政课”强调把历史和现实中的教育元素“引进来”。沉浸式“大思政课”要注重历史感与融入感,推动历史和现实更好结合,引导学生客观正确认识中国发展大势,培养其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树立大局观和全局意识。一方面,要加强以党史教育为重点的“四史”学习教育。沉浸式“大思政课”要利用好丰富的历史资源,挖掘好历史人物事迹、典型事例,依托百年党史激发青少年的爱国热情和奋斗精神,培养学生的历史大视野和历史大格局,引导学生确立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从人民的实践中汲取养分与力量,又自觉投身于服务于人民的实践中去。另一方面,要让历史“活起来”,和现实展开“对话”。在开展好“四史”教育的同时,沉浸式“大思政课”强调用现实技术手段与历史资源的结合。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复现历史场景,通过视讯设备与历史讲述人连线对话,通过沉浸式VR设备搭建历史虚拟场馆等形式拓展学习者的感知范围、增强其沉浸式体验,以实时互动的方式将历史与现实对应起来,让学生感悟历史、体验历史、对话历史,引导其深入理解当下的社会现实,并运用大历史观来理解个人在社会发展中的使命和担当。

3.以真实感勾勒“大课堂”

沉浸式“大思政课”不应局限于课堂教学,更要做好“思政小课堂”与“社会大课堂”之间的衔接。“思政课不仅应该在课堂上讲,也应该在社会生活中来讲。”[1] 沉浸式学习环境需要虚实结合,在教室中搭建的虚拟教学场景再真实,也不能替代现实生活世界的劳动与实践。通过真实的场景,学生能够更好地将价值观内化。因此,不仅要把生动鲜活的社会性教学资源“引进来”,更要让学生“走出去”,走向热火朝天的社会实践大课堂。沉浸式“大思政课”要利用好社会这一大课堂,开展好实践式、场景式、体验式教学,注重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让学生在社会参与中实现大小课堂的同频共振。“大思政课”既要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成果去分析、引导社会大课堂中的多样价值,又要在社会大课堂的各类实践中体现思政课的性质,赋予其思想政治理论教育的功能。[6] 在真实的社会生活中,学生能够实时体会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生机与活力,在承载中华传统优秀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展览场馆、实践基地、生产生活场所实景中长见识、增才干。

三、沉浸式“大思政课”的建构理路

1.促进教育者的理念更新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先。思政课教师是党的教育方针的落实者,是大学生理想信念的引路者,更是思政课守正创新的开拓者。办好沉浸式“大思政课”,思政课教师队伍责任重大。

首先,思政课教师要树立“大思政”理念。“大思政”理念旨在整合各种思想政治教育资源,打通各领域、各环节,构建育人大格局。基于“大思政”理念,教师要着力解决思政课教学中理论与社会生活实践脱节的问题,做好“大先生”。习近平强调,成为“大先生”需要坚持潜心问道和关注社会相统一。思政课教师要着力于提升教学科研能力,要提升了解学生思想动态和现实困难的能力,在教学实践活动中解决课程与学生主体经验相分离、教学与现实生活相分离的问题,从社会生活中获取典型案例和教学素材,用理论引领学生实践活动,做到因材施教、因时施教、因势施教。

其次,思政课教师要形成“一体化”思维。沉浸式“大思政课”的受众包括大中小学各学段的青少年,这需要各学段思政课教师形成一体化的系统性思维,充分利用好一体化建设的机遇以充实沉浸式“大思政课”。思政课教师要加强对一体化课程设置、一体化教材建设、各学段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与现实需求的熟悉程度,又要在此基础上掌握利用技术工具开展思政课的规律与技巧。认知主体与学习环境通过“在场”实现的融合,是依靠技术作为工具中介实现的。沉浸式“大思政课”教学为营造亲临其境的学习环境,势必会涉及VR眼镜、虚拟耳机等新兴技术工具的使用,这对教师的应变能力和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此外,不同学段间的思政课教学既有个性,又有其共性。由于人力物力的限制,部分教学案例、教学场景、教学设备等资源的共享成为沉浸式“大思政课”建设发展的必然趋势,各学段思政课教师要具有一体化意识,加强学段间的沟通和联系,以实现不同学段间思政课的资源共享,共同寻求新的教学规律,以提升自身的教学能力和综合素养。

最后,思政课教师要转化为“引路人”身份。沉浸式“大思政课”下,面对宏大的教育主题,教师身份应逐渐从课堂主导者向学习情境和问题情境的共同参与者和引导者转变。知识是具有情境性的,是活动、背景和文化产品的一部分,在活动中、在丰富多彩的情境文化中不断进步完善。在课堂教学中,师生共同参与到生动形象且富有情感色彩的学习情境中,让学生身临其境地感悟、对话与沟通,能够使学生的身心与现实的情境合二为一,促进其对问题的理解和知识的获取。教师要遵循“以人为本”的教育原则,明确教学过程中的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在课堂教学中有意识地将间接理论知识与学生的直接感知经验联系起来,为学生的身心发展提供更加丰富的学习空间和更加广阔的空间,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及时关注学生的思想、学习、生活实际及其变化,有针对性地回应关切,解惑释疑,增强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沉浸感,从而促使其在进行学习活动时获得愉悦感。

2.提升教育对象的媒介素养与学习意识

学生是沉浸式“大思政课”中体验、感悟、学习的主体,思政课要充分发挥其主观能动性。沉浸式“大思政课”在大数据环境下发生与发展,将社会生活与现实情境引入课堂教学。学生要学好思政课,做到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就必须树立好学习过程中的主体意识,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和思想觉悟,增强主动学习的自觉性和自主性,加强多渠道获取信息的敏锐度,提升学习过程中的注意力、目标导向。

首先,要提高学生媒介素养和明辨是非的能力。沉浸式“大思政课”将时事政治、社会热点、民生话题等议题融入课堂教学,注重学生在社会生活和生产实践中体验感悟、应用理论的能力。沉浸式体验能够把各类视听符号重新编码,极大地激发人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沉浸式“大思政课”借助网络为学生深入社会、了解社会提供重要窗口的同时,互联网的发展也对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平等性、双向性、即时性等要求,青少年在网络世界的主体性和个体性进一步增强,这对于学生的媒介素养,特别是理性辨别网络信息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生在沉浸式“大思政课”的社会体验与感悟的基础上,更要自觉抵制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不良思潮的影响,坚定“四个自信”,自觉形成对党和国家的价值认同。

其次,要增强学生主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意识。为解决大多数学生的共性问题和现实问题,沉浸式“大思政课”的教学形式多为专题教学,包含情境模拟、现场教学、连线互动等环节,是问题导向式的教学。因此,要增强学生课堂教学中主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意识。深度学习是学习者个体在原有知识结构基础上生成知识迁移能力以解决复杂问题,进而对学习者的思维方式和实践方式产生持久、深刻影响的一种学习方式。在沉浸式“大思政课”中开展深度学习,学生能主动地获取信息,达成理解,将感性认知上升为情感认同,再上升为思想认同,实现自身思想道德水平的提升。

最后,要提升学生多感官、多渠道捕捉知识的敏锐度。研究表明,多感官整合能够弥补单一形态信息的匮乏,有助于人们更有效地感知环境中有意义的信息。[7] 沉浸式“大思政课”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等智能化技术相互赋能、深度融合,打造了多感官渠道的视听盛宴,通过不同途径帮助学生更好地感知、体会事物,最终形成对知识的理解。要充分发挥沉浸式“大思政课”的实效性,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应注意搜集、感受、捕捉各感官渠道的信息,对图片、视频、实物演示等教学素材作出积极反应。当师生、生生一起进入一种共享的互动心流状态时,教学是最有效的,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交流,并促进彼此的思维能力。在开展现场连线和在线教学的过程中,学生需要积极与同学、教师和讲述人进行互动,共同探讨话题,使心智、感官、肢体、情感和情绪整体参与认知过程,激发不同感官渠道对大脑知识接受的辅助效果。

3.聚力教育方式的多元整合与变革创新

“大思政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加强其沉浸感,不能仅依靠教师的力量,而是要从根本上对教育方式进行变革与创新,打破教学场域的局限性,将先进的信息技术手段恰如其分地引入思政课课堂,借助虚拟现实、5G网络等方式将社会背景、历史场景、实物近景实时展现在学生眼前,提升思政课堂的可视化与生动性。

其一,以沉浸技术实现教学造境。当前思政课的受众主要集中于“00后”与“10后”新时代青少年群体,该群体是在国内经济高速增长期、互联网广泛普及期成长起来的,具有熟练使用互联网、迎合时尚、泛娱乐化等特点,这决定着他们对于沉浸式技术和工具的使用具有天然的喜好度和适应性。沉浸式体验为“大思政课”带来了新的教学形式,能够将国家改革、建设、发展的成果全方位进行展示。空间造境是沉浸式体验的核心业态,通过大尺寸、高亮度的液晶显示屏,集成手柄、定位装置等模块的装备,通过色彩、光效、声音、图片等多感官元素对教学资源进行渲染,使学生全身心融入虚拟现实环境中,产生与教学内容一致的情感基调与情感共鸣。从认知角度来看,镜像神经元能够对他人情绪的场景进行重塑,以帮助个体实现共情与移情。通过3D追踪镜头、立体声光设备、全息投影成像等技术,学生能够飞跃港珠澳大桥感受中国基建的伟力,以航天员视角从神舟十二号俯瞰地球,与抗疫医护人员比肩参与抢救场景,使交互的身心获得双重体验。沉浸式的空间造境,为学生带来多重的感官体验、丰富的情感体验与难忘的精神体验,其直观体验与震撼效果能够提高学生对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和科学性的感知,以此增强学生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认同。

其二,以现场连线增强交互体验。现场连线是在课堂教学进行到特定环节时,通过语音或视频实时联系教学片段涉及的相关人员进行讲授的教育方法。沉浸式“大思政课”与社会现实紧密相连,其教学内容不局限于教材知识,而是需要大量现实案例和素材的支撑。在此情况下,现场连线的专业人士就自己最了解、最熟悉、体悟最深的内容作为向学生讲授及讲解、与学生对话及分享的教学内容,能够极大地拓展思政课的深度与广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思政课教师的知识和能力缺陷,最大程度保证教学内容的全面丰富。例如,上海市在迎接建党百年的大中小学思政课一体化教学观摩活动中,邀请到来自中共一大纪念馆、江苏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安徽凤阳“大包干”纪念馆、上海浦东展览馆、浙江安吉等地的特邀讲述人进行现场连线。通过特邀讲述人对于亲身经历的讲述,再配合视频声光设备,将历史场景与现实场景鲜活地展现在学生面前,加强了沉浸式“大思政课”的交互感。5G网络为互动式现场连线的教学设计提供了助力,将单向知识传递过程变成了双向聊天互动过程,通过与亲历者等专业人士的近距离、深度互动,更容易带来新鲜感和好奇感,激发学生互动的积极性和临场感。而这种临场感和愉悦感,会使学生沉浸在课堂教学中,从而促进对思政课堂产生价值认同与归属感。

其三,以实践教学突破场域局限。马克思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8]P135 沉浸式“大思政课”要将理论教学有机延伸到社会实践教学中,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和社会空间来增强课堂教学的效果。在社会生活中开展思政课教学,是“大思政课”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大思政课”沉浸感的直接来源。学生在社会活动过程中通过身体与周围事物发生联系,实践不断促进着个体认知、情感、意志的形成。此外,社会各类带有教育性质的场馆,也是思政课可以延展的教学场域。相比于课堂教学,场馆资源丰富、环境轻松、时间灵活,既为学生提供了轻松自由的非结构化学习方式,也使思政课教学因走向真实而深刻。组织学生在革命旧址、博物馆、纪念馆等实景场馆中进行体验感悟,能够增强思政课的真实力与震撼力。此外,引导学生自主参与社会实践、志愿服务、主题教育等活动,是促进个体社会化的重要路径。通过场馆学习和实践学习,沉浸式“大思政课”突破了教学场域的局限,有效搭建起了学校思想政治教育与社会思想政治教育的桥梁。

4.优化教育环境的制度保障和资源供给

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习近平提出“要建立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协同配合的工作格局,推动形成全党全社会努力办好思政课、教师认真讲好思政课、学生积极学好思政课的良好氛围”。[5] 沉浸式“大思政课”的良好教育环境构建,不仅需要教育系统的支持和发力,更需要全党全社会达成明确的共识。只有调动一切育人主体,发挥一切育人资源,加强制度保障与支持力度,形成强大的育人合力,才能够使沉浸式“大思政课”落地生根。

一方面,要加大对思政课的资金支持和制度保障。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指出,“完善立德树人体制机制,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加强和改进学校思想政治教育,建立全员、全程、全方位育人体制机制”。[9] 沉浸式“大思政课”需要将思政课教学内容与新型视听、混合现实、全息投影、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进行创新组合,其过程对技术和硬件设备具有较高要求。因此,开发“大思政课”的新形态,需要从制度层面和资金层面加大保障与支持力度,为沉浸式“大思政课”的开展保驾护航。政府相关部门要着力协调各方资源,以打通教育场域,串联教育内容,帮助学校开展校际合作、校企合作,搭建好科研合作平台与沟通交流平台,形成多学科、多领域联合攻关的优势,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沉浸式“大思政课”格局。

另一方面,要赢取其他社会系统资源供给的协力支持。“‘大思政课’我们要善用之”中的“我们”,并不局限于思政课教师或思想政治教育系统的相关人员,而是需要全党全社会的共同重视。沉浸式“大思政课”是全党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社会大课,要抓好全民抗疫、防汛救灾、脱贫攻坚“现场教学”的大好时机,让先进个人和典型案例走进思政课课堂,为思政课提供丰富资源和鲜活素材,给学生带来丰富的观感体验。挖掘好、利用好、组织好这些社会生活素材,需要政府、学校、社会等集思广益。部分教学素材和教学资源仅仅凭借教师个人的力量难以获取,如建设“抗疫”工作人员、文博场馆讲解员、历史事件亲历者、典型案例参与者等组成的特约讲述人资源库,历史场景、遗迹旧址场景、生产生活情景等虚拟现实场景资源库,高清修复的历史视频资源库等,都需要多主体的密切合作。此外,实践教学的常态化也需要红色革命基地等思政课实践教学基地、志愿服务社团等育人场所的建立,需要学校与社会上相关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协同合作。为此,沉浸式“大思政课”要做好教学资源的精准配备,加大内容供给,全方位协同发力,发挥好知识型人才的想象力和推动力,用不同类型和层次的教学资源和教学案例精准回应思政课教学中的不同问题。把党和人民的智慧和力量融入到思政课堂之中,让现实生活成为思政课丰富的源泉,提升思政课的说服力和针对性。


参考文献:

[1]"'大思政课'我们要善用之"(微镜头·习近平总书记两会"下团组"·两会现场观察)[N].人民日报,2021-03-07(1).

[2]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N].人民日报,2016-12-09(1).

[3]沈壮海."大思政课"我们要善用之:思考与探索[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21,(3).

[4]柳瑞雪,任友群.沉浸式虚拟环境中的心流体验与移情效果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19,(4).

[5]习近平.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关键课程[J].求是,2020,(17).

[6]万成.以人为本:"大思政课"理念的人学省思[J].中国矿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9).

[7]刘睿,王莉,蒋毅.意识与多感觉信息整合的最新研究进展[J].科学通报,2016,(1).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9]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N].人民日报,2019-11-06(1).



上一条: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的三重逻辑 下一条:陇县南道巷中学梁江儒校长来我院作教育教学讲座

关闭

宝鸡文理学院 周秦伦理文化与现代道德价值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6